查看: 823|回复: 3

[新闻公告] ☆ 《门后的世界》获奖作品展示 ☆

[复制链接]

Rank: 45Rank: 45Rank: 45Rank: 45Rank: 45

>白骨洞の守护者<

论坛门派
积分
8733
金钱
944
人气
1098
贡献
0
道行
2304
果实
217
任务
1
注册时间
2016-3-18
服务器
二〇一六
角色名
橙子
等级
6

官方版主 感恩节勋章 女神勋章 生日快乐 甜蜜蜜 处女座勋章 寅虎

发表于 2017-5-8 16:15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区第一名
门后的世界——灵魂
作者:浮凡莫遇
大佬:不想看剧情直接看【次章】后面的就行哦~

故事背景:

【楔子】——神秘之匙

在遥远的上古时期,混沌初开,各种怪物横行霸道。其中也有一群,可爱~额,是可爱,迷人的宝宝们,他们正是鼻涕虫——冈布奥宝宝们。
怪物们变态至极,且有各自的特性,动不动就隔两轮喷火烧你一次让你不断掉血,或者是打着打着居然又满血重生……更可怕的是每隔10年,还要迎来boss的攻击,boss更是让冈布奥宝宝们闻风丧胆,痛不欲生……
时间很快过去了99年,在这99年中,无数的冈布奥宝宝们与怪物们厮杀,获得了一件又一件的神器。有一天,突然从天而降一滴眼泪掀起惊涛骇浪,一位长得很像猴子的冈布奥宝宝居然在地上意外捡到了一把神秘之匙,这把钥匙似乎有开天辟地的力量,指引着这只猴子,哦不,指引着这位帅气潇洒英俊不凡的冈布奥宝宝来到一处无人涉足的地牢迷宫之中。顺便说一下这只猴子有一个特别洋气的名字——Peter

正文:

【始章】——地牢迷宫

Peter跟随着钥匙的指引很快的就来到了迷宫深处,辗转终来到一所散发着无上气息但漆黑如夜的大门前。Peter也惊呆了,似乎口水都要流下来,Peter望着满眼琳琅的宝物,口中喃喃自语:“哇!这是骨灰戒指,传说中戴上会实力大增!什么?还有时间静止这种逆天的术法!哇靠,居然连神圣重生也有……”此刻的Peter已经被眼前的宝物完全迷惑住了,甚至已经忘了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当然也无法发现他身后不远处一双红色血眼正饥渴的盯着他……
正在Peter要收取这些宝物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数道牢笼,把宝物全部锁在牢笼内。同时身后传来耳膜欲裂的惊天震吼——一只无比巨大的怪物赫然出现在Peter的眼前,张着血盆大口似乎眼前这个渺小的冈布奥还不够它塞牙缝!而这只怪物正是修炼了100年时间的史诗级boss
Peter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自己好不容易在凶险中摸爬带滚了99年,想不到自己的一时贪念会让自己送命,都怪那把钥匙……(咳咳,请注意Peter,你现在身处生死危机中,还有心思……怪钥匙??)
死也不能死得这么窝囊,拼死挣扎一下还是要的!Peter朝着boss丢出海量的术法,同时身上闪耀着各种屏障各种保命术法,但这些术法在boss眼前根本看不上眼好吗!甚至有一些还没触碰到boss就自行消散了……
Peter面如死灰,身上的所有术法都已经施展了,俨然是到了山穷水尽黔驴技穷之境!Boss似乎也察觉到眼前这个弱小的生物已经无计可施了,就要一口吞下美餐一顿!
“都怪你!破钥匙,你去死吧!”Peter急红了眼,一甩手就把钥匙朝boss狠狠砸过去,同时Peter也迷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许久过后,Peter发现自己没死,眼睛才缓缓眯起一条缝。只见那把神秘的钥匙正在奋力的抵抗着boss,但似乎钥匙的力量被某种东西禁锢了,无法得到完整的释放,终究撑不过boss的变态攻击,瞬间爆裂成7份,散落在世界各处。爆裂产生的强烈白光撼动了那扇漆黑的大门,使之开启一丝裂缝,而这一丝裂缝稍纵即逝,伴随着散发出一股不可抗力直接笼罩着Peter,将Peter卷入这扇大门之中……



【次章】——门后世界

“你终于醒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幽幽开口。
“我是不是死了?我在哪里?我是谁?”

Peter努力坐起身子,无尽的生命气息充斥在他的周围。尽管有许多许多的不解,但活下来了。
老者见Peter坐起来,看着Peter眼中充满不可置信的疑问,思索了一会,缓缓开口:

“在你们的世界中央,有一棵看不到顶的大树,名为世界树。这颗世界树连通着埃拉西亚大陆与世界之源,而这里即为世界之源。”
“世界之源错综复杂,即使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怪也未能窥得世界之源的全貌。在世界之源中,有着无尽的宝物和财富,这些宝物和财富散落在世界之源各处,只有有缘人能够得到。”
“你的运气很好,虽然不是第一个到达世界之源的冈布奥,但却是第一个不用本源之匙就能进来的。可惜的是本源之匙被摧毁,创世之门再也无法被打开了。”老者说完背过身缓缓走出屋子,脸上的忧伤与迷茫尽显无余。
Peter呆呆地坐在床沿,努力消化着老者说的话,突然醒悟过来:“什么鬼!创世之门永远无法被打开,意味着我岂不是再也无法回去!我的天,我那无比拉风的飞艇还停在野外,我好不容易从地精那里连哄带骗买的,几乎耗费了我所有的财产,我不甘心啊!不行!我一定要回去!”
“创世之门,本源之匙,世界之源……这些都是什么啊!我只是想要几本魔法书,学几个强力的术法,以便更轻松地击杀boss,拿更多的财宝去炫富罢了,为什么要把我卷到这个破世界中……”Peter愤愤不平,但却没有丝毫的头绪接下来该做什么。
在世界之源生活了几天后,很快的,Peter就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之前老者与他说过在这里有无尽的宝物和财富,Peter可是谨记在心!当下又无所事事,只好勉为其难的去探探险了。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Peter也渐渐地融入了这个世界之中,得到的宝物财富也越来越多,但他想回家的心情也越来越急迫了,特别是他得到了一本称作“曲境跃迁”的奥术魔法书,该魔法能够跃迁至过去和未来的任意10年。由于该魔法太过于深奥了,Peter现在的力量还不能够施展,但另一件宝物却又是给了Peter一丝希望——始末之轮。
与其说这是一件宝物倒不如说这是一个选择。在接近这件宝物的时候,可以清晰地可以看见东西南北四条道路,这四条道路通往不同的方向。其中有一条Peter甚是熟悉,不是熟悉这条道路,而是熟悉这条道路尽头所传来的气息。
Peter小心翼翼地收起了曲境跃迁和众多的宝物,毫不犹豫地踏入了这条道路。就在他踏入的一瞬,在某处彩云缭绕的洞府中,一位老者猛然睁开眼睛:“他居然能找到灵魂之路!看来世界之源渡过此次浩劫又多了一丝希望。”

【主章】——灵魂试炼

Peter刚踏入他选择得到这条路,就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既熟悉又陌生。
Peter仿佛置身于一座通体透明的大桥上,桥下正是他日夜思索魂牵梦回的埃拉西亚大陆——他的家!但,又不是他的家!
他的家是多么祥和多么幸福多么温馨,可他看到的却是,一片生灵涂炭!
世界树近几枯萎,偌大的树干已是千疮百孔,郁郁葱葱的树叶如今也只剩下零星几片挂在枝头,风吹过摇摇欲坠。地面上到处都是残破的武器和数不尽的……冈布奥尸体!不远处一座立着“英雄之村”石碑的小村庄,正在遭受着一只boss摧残,村民们手无寸铁毫无防守之力……而和英雄之村相邻着的冒险者之森,早已在大火中化为灰烬,男巫和他的魔法小屋也在大火中化为星点消散于天际,这boss正是在地牢迷宫中看到的那只史诗级的boss
Peter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大声地喊着,手上捏着他所能掌控的最强大的术法向boss丢去,但似乎都被一层看不见的隔膜阻挡了,毫无作用。可Peter不死心啊,一道又一道的强劲恐怖的术法施展开来,尽管Peter的法力已经接近枯竭,但依旧透支着丢着,伴随着怒火更伴随着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好没用,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遭受磨难,而我却帮不上任何忙,甚至连一句告别和祈祷都无法送上!”Peter伤心欲绝,这种目睹惨剧发生自己没有丝毫作用的感觉狠狠地折磨着他的心。
看着肆虐横行的bossPeter无奈愤怒中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有一本魔法书——曲境跃迁,如果我能回到那一天,把这该死的boss击杀,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可是问题是我现在还无法学习这么深奥的术法,强行学习恐怕会……”
Peter没有任何的犹豫,相比埃拉西亚中那么多的亲朋好友和那么多帮助过自己的人,这付出是有意义有价值的,相信如果是其他冈布奥也会这么选择!Peter迅速拿出魔法书,根据魔法书上的记载,吃力地施展着远远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术法——曲境跃迁。而代价是,Peter将永远无法学习任何魔法!
猛烈的白光一闪而过,Peter睁开眼睛,这周围的一切是多么的熟悉啊,世界树下冈布奥宝宝们嬉笑玩闹着,竞技场观众激情呐喊着,那种不曾有过的强烈亲切和久违顿时充满Peter整个心房。
虽然自己在村中不如勇者那样勇敢果断,不如魔法师有着深刻的魔法亲和力,虽然自己比较贪财但从不杀人越货,比较计较但从不会有心机……Peter很开心的笑了,笑的很阳光,笑的很灿烂……周围的人们似乎都被他的笑容所感染了,一同笑着一同乐着,Peter微不可查地加快脚步,向地牢迷宫走去。

【后章】——以主之名

这一切似如梦回过往,Peter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地牢迷宫那扇漆黑如夜的创世之门前,一种说不上来的感慨涌上心头,这次他没有看散落在旁一地夺目的法宝,他就静静站在门前若有所思——门上俨然多了7个锁孔!
Peter知道自己绝对不是boss的对手,要在之前他可能还有一丝胜利的可能,他可以召集众多的勇士一起与boss搏斗。但是现在,他不可以这么做,这只史诗级别的boss和其他boss有着本质的区别。Peter见识过boss的力量,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男巫甚至整个冒险者之森焚灭,召集勇士也只是让他们送死。
时间飞逝如白驹过隙,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Peter没有焦虑,没有彷徨,有的只是一颗拼死一搏的决心,一颗为民献身的博爱之心。很快的,熟悉的震吼撕裂在Peter的耳边!
“听着!今日无论如何你都别想离开这里,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得从我身上踏过!”Peter爆发出强烈的战意,就连那扇漆黑的创世之门也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Boss显然没有把Peter的话语放在心上,在boss眼中,Peter依旧是一只塞牙缝的蝼蚁,顺势一爪抓下!
Peter看着这夺命一爪,知道自己躲不过,也知道自己施展了曲境跃迁之后所剩时日不多,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Peter目中精光一闪默然开口!
“以主之名,以我生命为誓,所有与之对抗的生灵都将被永世禁锢!”这是Peter在世界之源中学到的一道秘术,一生只可施展一次。
轰隆隆!随着Peter用生命施展出最后一道秘术,世界树顶端散出无数条光束向地牢迷宫激射而来!在外面众多的冈布奥们看着这异象不明所以,都跟随着这光束前往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地牢迷宫中,Peter此刻已经昏迷过去,静静地漂浮在创世之门前。无数道光束一层又一层地将boss缠绕,同样一层又一层地被boss销毁。但这光束似无穷无尽搬慢慢耗费着boss的力量,boss似乎也知道了这光束的可怕,竟然想挣扎逃跑!
但此刻意识到显然已经太迟了,光束依旧!Boss绝望地怒吼着,光束越缠越紧,boss的力量也被一层又一层禁锢,直至禁锢到只剩下一层方才停下。boss在最后时刻愤怒一吼,但无济于事,震吼的力量只得引动牢笼将四周的散落的宝物锁在里面!也包括了创世之门!
在牢笼降下的一瞬,Peter的身体化作一团白光隐入创世之门,连同创世之门一同消失不见。

【末章】——创世之门

先后到来的冈布奥们看着眼前的这些,震惊不已。
“刚才那里有一扇门?还是我看错了?”
“那门前似乎还有一个身影,很熟悉但想不起来谁!”
“快看!有一只boss被锁着,他身后有许多的宝物!”
众冈布奥们很快就被boss和后面的宝物说吸引,再也没人去关注那扇消失的大门和那个熟悉的身影。
后来众冈布奥们发现Peter已经失踪太久了,探险也不会用时如此之久,加上地牢迷宫消失的创世之门的种种猜想,得到一个结论就是Peter在与boss激斗的时候不小心丧生,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大家就在世界树下立了一尊Peter的雕像以作纪念。
若干年后,无独有偶,一位冈布奥宝宝出生了,嘴里竟然含着一把钥匙!仔细看可以分辨出着钥匙上镌刻着“命运”二字!
冈布奥长老们对于此事异常关注,认为这是埃拉西亚大陆繁荣昌盛的象征,于是这个关于创世之门的传说也在创世神冈布奥宝宝出生后流传开来:“传说只要击败被禁锢在创世之门前的史诗级boss,就能打开创世之门,得到无尽的宝物财富甚至永生!”
无数的冈布奥们都以此为目标,奋斗不止。
这一天,这位冈布奥宝宝迎来成人礼,他的成人礼任务是获取一根来自世界树顶端的禁锢光束,获取禁锢光束的方法自然是爬上无穷高的世界树顶端。或者……去地牢迷宫之中在史诗级boss身上获取!
爬上顶端几乎是不可能的,除此之外地牢迷宫是唯一一个获取禁锢光束的地方!冈布奥宝宝咬咬牙带上装备一头扎进了地牢迷宫,可惜他过于稚嫩未能击败boss,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身上的命运之时骤然亮起白光!
朦胧迷蒙间冈布奥宝宝似乎听到有人对他说话,忽隐忽现忽近忽远:“战胜它的唯一方法在门后……”
“请问前辈,要怎样才能通过此门?”冈布奥宝宝面前赫然浮现出一尊陈厚漆黑的大门!
“战争、永恒、时光、毁灭、天空、知识……命运!”神秘人沉吟一阵,继续开口:“嗯,今日是你的成人礼,也罢,在此赐你一段机缘,你的名字就叫创世神吧!”
创世神冈布奥郑重的点了点头,而后一瞬间就出现在创世之门门前,将命运之匙插入创世之门,一根白色耀眼的光束缓缓漂浮而出……
一位猴子模样的冈布奥站在一座通体透明的大桥上,俯视看着下方,看着散落在埃拉西亚大陆各处的亮光,接着走出了灵魂之路,看着眼前的始末之轮喃喃自语:“命运之匙,嗯……应该快了吧……”

文字区第二名
门后的世界——《遗失的神族》
涩涩寂寞

一个玩游戏的父亲,给孩子编出来的故事。
"据老一辈的钢爆说,在三千年以前,大地上的居民为了生存,钢爆和人类联手,对“异族”入侵者悍然发起进攻,由创世神带领的战争,史称“创世战争”,这是一场对“异族”权威的神灵发起的挑战,也被称“封神之战”。

创世战争打了很久,上界诸神在创世神钢爆的带领下,为了放逐异族,不惜一切代价发起了“神类封印”。在魔法和自然元素的碰撞中,几乎将世界毁于一旦。这时候一只暴躁的猴子出现了,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从哪里来,他自称peter,他一出现瞬间扔出一道闪光,击败了女神雅典娜,并告诉所有人这个世界是他构建的,众生的战争让他不得安宁,后宫鸡飞狗跳。于是他很不讲道理,一言不合打开打开空间大门,把空间一分为二,将异族和部分钢爆一同扔到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空间,随着空间大门的关闭,在众钢爆的泪水中,目送七大主神消失在大门之后……..


创世神钢爆:“你怎么还在这?”

“………..peter一脸惊慌:“完了!我怎么回去?”

众钢爆:“………”

“这门是你的,你把它打开不就行了?”

Peter:“我打不开,谁告诉我,刚刚我的钥匙扔哪了?”

众钢爆大怒,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围拢在空间大门旁对它进行研究,很快,几位智者发现,这扇大门之后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未知力量,而大门之前显示着宇宙星辰各种变化和轨迹,它仿佛是通往各个位面的大门,又仿佛里面蕴藏着整个宇宙。

这扇门出现在创世战争中,人们把它取名为“创世之门”,智者们决定留在这里,对它进一步的了解和研究,并想办法将它打开,营救七位主神。众钢爆肃然起敬,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一定是一个漫长的岁月。

众钢爆经历了创世之战,耗尽了所有的能力,不得不进入沉睡,而在离去前,他们只记得智者们微笑的说:“我们会为了打开创世之门营救七位主神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哪怕为它而耗费我们所有的时光和生命……..当然,我们要拉上该死的peter,他要为这个事情负责,因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千年以后的深渊为了统治权,和异族的残军联盟,发起了一场至今尚未平息的大战,被称为“黑暗复兴战役”。很多先辈和历史记载的数据遗失在这场战争中…………

后来,三千年前的创世战争成为了神话,人们几乎忘记了这场惊天动地的战役,以及七位主神先驱,当然,还有那该死的peter。人们从埃拉西亚七号的陵墓中发掘出的碑文上,看到一段记载:齐集并组合“命运、战争、永恒、时光、毁灭、天空、知识”七把钥匙,既可开启通往上界的创世之门。进入创世之门,就可以通往七大先驱所在的世界,他们从碑文上隐约的看到了创世之战的迹象,以及七大先驱的影子。

百年之后…………

当实事变成了神话,人们却开始追究其神话背后的真相,四大种族的:传奇帝国卡纳斯、战争帝国奥鲁维、机械帝国达卡、不死帝国阿布里斯,都想追寻七大先驱的光辉,挽救战火纷飞的家园,并纷纷派出勇士,而各路勇士们也为此纷纷踏上征程。

相传,七大先驱消失前,留下了七把钥匙和七颗龙珠,谁可以凑齐七颗龙珠,就可唤醒沉睡中的钢爆,而凑齐七把钥匙,就可以开启创世之门,找到七大先驱。

冒险者钢爆:“不好了!我把我爷爷的文玩核桃弄坏了!”

小伙伴:“在你爷爷回家之前,赶快想一个他不杀你的理由。”

一封家书:亲爱的爷爷,我不小心弄坏了你的核桃,为了让它回复原貌,我决定去寻找传说中的七把钥匙,打开创世之门,让神灵来帮你修复核桃。

一个冒险者,踏上了复兴核桃之路。

文字区第三名
创世神与创世门
无名猎
-----------------------------------------------------------
本文将讲述创世神寻求创世门真理的整个故事
想要直接看创世门之后情形的请从第九章看起
-----------------------------------------------------------
前言
数亿年间,无数冈布奥勇者都向往着同一个传说:“只有最优秀的冈布奥,才能通过创世之门”。而它们之间,也的确有那么寥寥数位豪杰一路破关斩将,走到了创世之门的门前,而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英雄辈出的那个年代,短短百年间,就有四名冈布奥走进了创世之门,并一去不返。
一时谣言四起,为了破除凡间的恐慌,天灾与智慧之火赫克托利亚与黑夜女士维西尼亚用尽神力将创世之门与它附近的空间剥离出冈布奥们的位面。而唯一一条通往凡间的道路,也由大工匠沃斯托克铸就的一扇大门锁死。而打开大门的钥匙,分作七把,名作命运,战争,永恒,时光,毁灭,天空,知识。
于是,新的传说流传了起来,只有掌握并理解了这七把钥匙真谛的冈布奥,才能走进创世之门所在的位面。
而创世之门的后面究竟是什么呢?或许只有被破例允许进入大门内研究创世之门的圣者阿斯塔纳能弄清楚罢。

创世神冈布奥从至高天陨落。
它很是焦虑,它已经几亿年没有这样焦虑过了。这不是出于愤怒,而是一种浅浅的,却又压抑不去的烦躁。它闭着眼睛,即便风声在创世神冈布奥的耳边嘶吼,剧烈的摩擦让一切燃烧,创世神冈布奥只是轻轻一颤,用力量将火焰控制在身体表面以外。嘶啦作响的风声或许让普通的冈布奥发疯,但对于创世神冈布奥来说,这只是它为了平静心中杂念的音乐而已。
困扰它的,则是那个即使是身为创世神的它也不明白的难题,一个和它年龄相同的难题。
创世之门的后面,到底是些什么?

阿波罗冈布奥一如往常的享受美酒。
突然一道光划过,从至高天界起,一直坠向凡间。而它划过的地方,云海竟不起一丝波纹。
阿波罗冈布奥一边使酒杯浮起,一边凭空拨动着数米外的竖琴。
在琴弦的清脆响声中,阿波罗冈布奥自言自语:“似乎,有些有趣的事情要发生了。”
一口饮尽杯中红酒。

波塞冬冈布奥手中的玻璃杯忽然碎裂。
只一瞬,波塞冬冈布奥便提起三叉戟,游至宫外。几乎是同时,一个直径两冈布奥大小的空气球从空中扎入海底,停在了波塞冬冈布奥的不远处。水面没有因为这剧烈的冲击泛起一丁点水花,只是高温的空气使周围的海水沸腾,让平静的海底泛起无数水泡。
波塞冬冈布奥从未见过如此奇景。即使泛起的无数水泡掩住了空气球内冈布奥的真容,波塞冬冈布奥也知道这天外来客绝非普通的冈布奥。
波塞冬冈布奥右手握紧了手中三叉戟,左手寒气凝结,冰锥术蓄势待发。
忽然,咕噜咕噜的水泡声中缓缓传出了一句模糊而意义不明的语句:“我不懂……有什么……”
波塞冬冈布奥觉得这声音似乎是在试探自己,便小心翼翼而不失威严的答道:“不懂,便去问;不知,便去寻。”
“……谢谢。”这一声道谢响起的同时,空气球突然迸裂开来,无数滚烫的水泡向四周射出。
波塞冬冈布奥左手一翻,准备好的冰锥术便化作一道寒冰护盾,挡住了向它扑来的沸腾的水流。
转眼,那天外来客已不知所踪。

哈迪斯冈布奥在艾比诺斯深渊中缓缓睁眼。
“不知至高无上的创世神大人莅临寒舍是有何贵干?”即便眼睛尚未完全睁开,迎面而来的魄力让哈迪斯冈布奥对来者的身份一清二楚。
“舰长冈布奥,巫妖王冈布奥,时之术士冈布奥三冈布奥所在何处?”创世神冈布奥连招呼都不打,直奔主题。
哈迪斯冈布奥虽然不知创世神冈布奥要做什么,但出于对创世神冈布奥的尊敬,也没多问什么。它直接动用神力,将它管辖下的时之术士冈布奥和舰长冈布奥两冈布奥的灵魂连同肉体一同拉了过来。
似乎召唤出了问题一般,时之术士冈布奥没有一丝反应,身体显得半透明并呈现出诡异的扭曲形状。而舰长冈布奥则一脸错愕的样子。
“巫妖王那家伙我可没办法了。“哈迪斯冈布奥一边向着诡异的时之术士冈布奥挥出一道死亡波纹,一边说道,”虽然它在我管辖之下,但它好歹也是神祗,不方便用这么暴力的办法。”
死亡波纹穿透了时之术士的身体,打在了远处的山壁上,附近的深渊生物四散奔逃。
哈迪斯冈布奥眼角露出一丝不快,它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对创世神冈布奥稍稍低头示意:“失礼”。它口念咒语,一道黑色的能量突然从时之术士冈布奥身体中心的位置爆发了出来,方圆十数米的地面都为之碎裂。爆发出的罡风将创世神冈布奥的光翼都吹得微微后倾,而创世神冈布奥的表情却是不变的坚毅。舰长冈布奥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即使它用尽全力站定,也被这股冲击波震飞。多亏它有着多年在天空作战的经验,让它能够很快在空中稳住身形并顺利落地,不至摔得冈布奥仰马翻(人仰马翻)。
爆炸激起的灰尘穿过时之术士冈布奥半透明的身体缓缓落地,它模糊的身形也终于逐渐清晰了起来。眼睛才恢复神采的它就开始调侃起了哈迪斯冈布奥:“嗨老朋友,你打招呼的方式还是这么暴力。”
哈迪斯冈布奥并不睬他,而是继续对创世神冈布奥说道:“去血腥要塞的雕像处,应该能找到巫妖王冈布奥。”
“我知道。”创世神冈布奥冷冷的答道,“创世神无所不知。”
听到了创世神这三个字,本来就出于混乱中的舰长冈布奥整个冈布奥都不好了,它的嘴张的几乎能把自己吃掉。
创世神冈布奥看了舰长冈布奥一眼,示意它上前来,之后转身开始要对时之术士冈布奥说些什么。
“我知道。“还未待创世神冈布奥张口,时之术士冈布奥已经拿出穿在一个钥匙串上的两把钥匙,在创世神冈布奥眼前一晃,笑道,”时之术士也无所不知。”
看见时之术士冈布奥拿出了钥匙,舰长冈布奥也下意识在自己身上摸索了起来。掏过了衣服上的好几个口袋之后,舰长冈布奥终于在帽子底下找到了它的那把钥匙并将颤抖着把钥匙递了过去。虽然它还没能完全理解现在的情形,但是看来它已经理解了它被召唤到这里的原因-----它眼前的这位创世神冈布奥大人需要这把它在天空古遗迹中寻得的天空之钥。
创世神冈布奥用赞许的眼光看了看舰长冈布奥,并微微向他点头以表感谢。当它转身想取走时之术士冈布奥手上的两把钥匙之时,两把钥匙突然凭空消失了。创世神冈布奥将微愠的目光转向时之术士冈布奥。可未等它把头完全转过去,时之术士冈布奥就已向它鞠躬并开始说道:“创世神冈布奥大人请息怒,只是在下尚有个不情之请。”
创世神冈布奥还没回答,一旁的哈迪斯冈布奥突然指着时之术士冈布奥讪笑了起来:“原来你小子也会求别人。当初你为了从大盗神梅奥手中用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偷回永恒之钥的时候,可是把那一天循环了四千多次也没求过别人来着。”
时之术士冈布奥把头稍稍一偏,用一个白眼回应了哈迪斯冈布奥的嘲讽,继续说道:“还请创世神冈布奥大人允许在下把一部分灵魂链接于您身上,以一瞻沃斯巴克大工匠所铸大门之后的光景。”
“哼,”创世神冈布奥微微收起了眼中的愠意,却也不忘补上一句,“可是时之术士不是无所不知吗?”
“我知道是因为我将看到,而我将看到是因为托了阁下的福。”时之术士不卑不亢的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创世神冈布奥笑了起来,说道:“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会答应你。”说罢,便示意时之术士冈布奥抬起头来,并允许让它在自己身上施加灵魂链接的法术。
正在时之术士冈布奥专心施法的时候,创世神冈布奥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目光也瞬间变得焦灼。它转向时之术士冈布奥,急切的问道:“那你也已经知道我要去的地方是怎样的了么?”
时之术士冈布奥微微摇头,一边凝聚着手中的灵魂之力一边答道:“灵魂链接的规则在那边的世界似乎并不管用,链接在您通过的那一瞬就被切断了。”
“呼,是这样么……”创世神冈布奥虽然有点失望,却也有种奇怪的放下心了的感觉。
法术施加完了,创世神重新望向时之术士冈布奥。只见时之术士冈布奥口中倒数着五四三二一,之前消失的钥匙突然又凭空出现在了它当初消失的地方。它稳稳的接住了钥匙并恭敬地递给了创世神冈布奥。
创世神冈布奥接住钥匙的那一瞬,突然光芒一闪,整个冈布奥就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被创世神冈布奥的魄力压得异常紧实的空气顿时舒展开来,舰长冈布奥呼的长出了一口气。此时,时之术士冈布奥轻轻的拍了拍一直都没稳定住精神的舰长冈布奥的肩膀,将一股白色的灵魂能量传入了舰长冈布奥的身体里。
“我觉得你也有资格看看。”时之术士冈布奥嘴角露出戏谑的笑,身形便渐渐变得虚幻起来,开始变得如同刚被召唤来时一般扭曲。
“对了,别忘了把人家送回去。”说完这句话,时之术士冈布奥便彻底消失了,只留下哈迪斯冈布奥和舰长冈布奥两人。
“哼。”哈迪斯冈布奥狠狠地瞪了舰长冈布奥一眼,舰长冈布奥只好尴尬地笑笑。

巫妖王巨大的雕像面对着深渊恶魔的挑衅不为所动。
突然一道光芒闪过,停在了血腥要塞的巫妖王雕像下。附近深渊生物面对着眼前的光芒不由得开始后退。
创世神冈布奥没有理会那些围住它数圈的的深渊恶魔,而是看向雕像下立着的写着“敬畏,不要接近”的警示牌,然后抬头将一束光芒送入雕像的身躯位置。
转眼雕像开始崩塌,石块崩落,灰土飞扬中走出一个头长双角,身披蓝色法袍的冈布奥。它从灰尘中走出,却又不沾染上一粒尘埃。
“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巫妖王冈布奥略微低头说道。
“借毁灭之钥一用。” 创世神冈布奥还是和之前一样直截了当。
巫妖王冈布奥先是惊诧,又开始疑惑,问:“你要是想去那地方,直接进去不就是了,还有什么能拦住你不成?”
创世神冈布奥的表情一丝不变,答道:“我有我的原则,人家有人家的规矩。”
“哈哈”,巫妖王冈布奥笑道,“拿去吧。”便把钥匙抛了过去,正好落在创世神冈布奥脚前。
“不还也行。”伴着这句话,巫妖王冈布奥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创世神冈布奥也不在意巫妖王冈布奥的失礼,只是用神力从地上捡起了钥匙,便化作一道光远去。
崩塌的巫妖王雕像慢慢的恢复了原样,被落石砸死的深渊恶魔却是永远的死去了。

圣域斗士冈布奥在天桥上向行人兜售药水。
“伙计,雅典娜之泪,神圣的药水,喝了可以延年益寿,永葆青春,只卖一百万就好”
圣域斗士冈布奥向行人一个个问去,然而问的冈布奥只会像看傻逼一样向他投来同情的目光,然后像避瘟神一样绕过去。
它叹了一口气,要是今天也赚不到钱,打算送给娘子雅典娜冈布奥的惊喜就泡汤了。它痛恨不会赚钱的自己,心想要是自己能像冒险者冈布奥和匹诺曹冈布奥一样,帮娘子卖传销就好了。如果自己能做到那样,娘子也就不会两度红杏出墙了吧。费尽心思从娘子那里骗来的药剂配方,只是想要赚钱给娘子一个惊喜。结果这份梦想似乎也只要成了一枕黄粱。
正当它打算一无所获的回家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是一位看起来博学药剂知识的冈布奥。
“这确实是神圣的药剂!“药剂师冈布奥几乎尖叫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圣域斗士冈布奥的眼中突然闪出了光彩。
“只是一百万实在是……要是五十万的话,倒是现在就可以去那边银行转账。”药剂师冈布奥表现得似乎有些囊中羞涩,而眼角却闪过了一丝精明的光芒。
圣域斗士冈布奥犹豫了一下,毕竟这可是价值5W钻石的配方调制出来的药水,可一直这样卖不出去也不是办法。
正当它打算就这么卖了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袍掩住面孔却魄力十足的陌生人提着两个铁箱大步走了过来。
“一百万我买了。”两个铁箱怦然落地,咔的一声就打开了,里面整整齐齐的叠满了钞票。圣域斗士冈布奥几乎是下意识的扑了上去,生怕会突然起风吹走这些钞票。
圣域斗士冈布奥小心翼翼的关上箱子,才注意到这居然是皮特银行的776贵宾用户专用提款箱。它顿时有些颤抖了起来,紧张得几乎在包装药水时打翻药水。
“谢谢这位土豪。”圣域斗士冈布奥连连点头向陌生人表示感谢,同时向药剂师冈布奥投去抱歉的眼神。
而当他把头抬起来的时候,买走药水的陌生人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创世神冈布奥无声的飘到了大门之前。
它拿出了那瓶从圣域斗士冈布奥处买的药剂,砰的一声将它捏碎。瓶中的药液非但没有四处飞溅,反而在创世神冈布奥神力的引导下开始凝聚了起来,直到变成了一把钥匙的形状----战争之钥。
创世神冈布奥一一列出七把钥匙:命运,战争,永恒,时光,毁灭,天空,知识。七把钥匙在创世神冈布奥面前悬浮着排成一列,然后同时印进了大门的七个凹槽。
轰隆声中大门逐渐开启。
“你最终还是来了。”通道里传出一阵声音。
稍作停顿,创世神冈布奥再一次下定了决心,化作光穿了过去。

天灾与智慧之火赫克托利亚发出沉重的叹息声。
“我就知道你迟早会来。” 赫克托利亚摇了摇头,身上的火焰也随之一抖。
“多年不见,你的神力衰退了。”创世神冈布奥望向赫克托利亚。
“是啊,用尽了我的这点力气,也没能阻止你来到这里。” 赫克托利亚望向地面,又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沃斯托克沉迷打铁,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创世神的到来。
阿斯塔纳拍着桌子,大叫着“EurekaEureka!”,似乎有了什么新发现。
维西尼亚避开了创世神冈布奥的眼神,手掩朱唇,发出了略微尖锐的笑声。
创世神冈布奥见他们并没有就创世之门交谈些什么的意愿,便一步步走向了创世之门。
门里一片白茫茫漩涡状,是一片扭曲的空间,看不到门的另一边。
走进去,会怎样呢?
这是创世神冈布奥数亿年生命中唯一的不解,而它,现在就要去解答这个难题。
“等一等!”当创世神冈布奥离门只差数步的时候,阿斯塔纳似乎从新发现的狂喜中恢复了过来,发现了打算进入创世之门的创世神冈布奥。
“你做好觉悟了吗?”阿斯塔纳的眼神顿时变得如同创世神冈布奥一般坚毅,脸也变得异常严肃。
“当然。”创世神冈布奥面对着眼前的创世之门,给出了这个他花了数百年去准备的回答。
“哪怕是失去神力,沦为普通的冈布奥?”阿斯塔纳的话变得更加沉重。
创世神冈布奥转过头望向阿斯塔纳,再一次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哪怕是失去神智,变得毫无自我意识?”阿斯塔纳声如洪钟。
创世神冈布奥开始露出疑惑的表情。
“哪怕是失去身体,化作山中草,池中藻?”阿斯纳塔步步紧逼。
创世神冈布奥开始有些愤怒,身体开始颤抖。
“哪怕是失去一切的一切,让自己的存在化为虚无?”阿斯塔纳发动致命一击。
创世神冈布奥开始无法忍耐,向阿斯塔纳扑了过去,用它的创造剑指着阿斯塔纳的喉咙,吼道:“我已经为今天做了上千年上万年的心理准备,对于身为创世神的我来说,没有什么能够让我害怕!”
“哈哈哈!好!好!这实在是太好了!”阿斯塔纳欢声笑语中打出gg
“我这里有些关于创世之门之后的资料,”阿斯塔纳指着自己工作台上复杂的机械,“沃斯巴克帮我打造的那东西能接受创世之门后偶尔向外漏的一些信号。然而创世之门的通道会扭曲一切信息,使其无法阅读。但如果你带它过去,资料应该会被反扭曲成原样,到时或许对你有一些帮助也说不定。”
创世神冈布奥的愤怒逐渐变成轻蔑:“说到底,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阿斯塔纳微笑着,看着创世神冈布奥带着那些资料一步步走进了创世之门。
直到创世神冈布奥完全消失,他才缓缓说到:“其实,我也不算什么都不知道。”
说罢,他拿出了一幅名为世界之源的油画,捋着胡须,细细观摩了起来。

创世神冈布奥感觉像喝醉了酒。
整个世界都被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状,并且还在不断的扭曲。身体也被扭曲成了类似圆柱状的物体,头上的两撮突起开始变长,变细,向身后延伸。创世神冈布奥发现自己开始无法动用神力,甚至变得无法自主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想起了阿斯塔纳给他的文件,上面本来无法辨识的符号居然在扭曲的空间中变得逐渐可以阅读。阿斯塔纳说的居然是真的!创世神冈布奥几乎是用尽了自己的神力,才将文档铺成可以阅读的形状:
XX大学植物学教学讲义第七章第九节:丽藻属(Nitella),轮藻门轮藻科(Characeae)种类最多、分布较广的一属。植物体柔软、纤细,小枝多等势分叉,少单轴分叉;每个茎节上多为单轮,少23轮;常有能育和不育小枝之分,能育小枝多较短、密集,有的尚被有胶质。藏精器多顶生,藏卵器多侧生于小枝的分叉上,有的也生于小枝的基部,藏卵器顶端的冠细胞10枚,排成双层;受精卵纵扁;其外膜常具有各种纹饰。其精子有两条鞭毛,鞭毛长在细胞的前端,并向后部延伸。】
“等等?‘其精子有两条鞭毛,鞭毛长在细胞的前端,并向后部延伸’,这说的是.......我??可之前的东西说的又是什么意思?精子又是什么?细胞又是什么?可以阅读但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阿斯塔纳!!你算计我!!”
然而创世神冈布奥已经没有气力去向阿斯塔纳生气了,它渐渐完全失去身体的控制权,在它还能控制自己的最后一刹那,创世神冈布奥将自己的神力全部用于保持自身的平衡,至少让自己能在仿佛被扭曲的空间里看清这个世界,看清这个一直困惑着自己的空间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空间仍然扭曲,但是开始变得有规律,并不再像一开始一样整个世界的法则都被颠覆一般。
创世神冈布奥渐渐明白了,这是在水里,而且水一直在流动,是水面的不平整让周围看起来是被扭曲了一般。
知道在水里之后,它开始期待,之后会随着水流去到哪里呢?会有鱼有水藻么?然而它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鱼,水藻,对于现在的它来说已经变成了多么庞大的存在。
时间过去,周围的光线永远扑朔迷离,然而创世神冈布奥拥有数亿年的寿命,它有的是耐心。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创世神冈布奥似乎终于到了它旅程的终点---一个表面充满弹性的庞然大物。
起初创世神冈布奥觉得只是一个障碍物,直到它意识这个庞然大物在逐渐吞噬它。不,比起说是吞噬,不如说是同化,他的身体渐渐和庞然大物融为一体,身体被撕开,成为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表面的一部分。
创世神冈布奥意识的最终点,停留在看着自己的内脏往庞然大物的中心飘去的那一刻。那一刻,它想的是:“原来我们冈布奥的内脏,也是这样圆圆的一个球啊”。

后话
创世神的意识就此消逝,然而关于他子嗣的故事尚未终结。
他的“内脏”与同化它的庞然大物的“内脏”融为一体,成为了新的生命起源。
生命起源开始复制,最终成为了一整个生命。这个生命,拥有创世神全部的潜力,并融合了另一半未知的力量。没有人知道,这个成长后的力量,能够在这个位面造就怎样的动荡。
终于,这个被称为“丽藻”的生命,有一天离开了水面……
噗通!
一个表面粘满了水藻的箱子被提出水面。
提出箱子的,是一个一只手是铁钩的生物。
“想不到我海贼王冈布奥,在小溪里也能发现宝藏!” 这个一只手是铁钩的“生物”兴奋的叫出声来。
它用铁钩和长刀剃去了箱子表面的水藻,顺手扔在了河岸边的道路上,然后带着箱子里的宝物,欢笑着离开了。
而我们的主人公,则在道路上被阳光无情的晒干了。
创世神的以及其子嗣的传说,就此终结。

图片区第一名
埃拉西亚心
易苍茫
门后,是埃拉西亚大陆的基石——埃拉西亚之心。
创世神分割空间,时间术士稳定时间。他们把宇宙中最浓郁的6种元素,火水土气光暗,凝聚在一起,制造出埃拉西亚之心,利用艾拉西亚之心创造出了整个世界。

图片区第二名
创世之门
立花泷
作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冈布奥——冒险者,我要担当起让大家以为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形象各异的冈布奥。

图片区第三名
门后皮特
夜未央殇
好羡慕程序猿,可以用脚写程序。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69
金钱
304
人气
344
贡献
0
道行
309
果实
300
任务
0
注册时间
2017-3-6
发表于 2017-5-9 08:56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区第三名   23333333333333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2
金钱
106
人气
107
贡献
0
道行
107
果实
364
任务
0
注册时间
2017-3-17
发表于 2017-5-9 09:15 |显示全部楼层
可悲的活动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504
金钱
354
人气
365
贡献
0
道行
356
果实
1108
任务
0
注册时间
2017-3-8
发表于 2017-5-9 21:44 |显示全部楼层

☆ 《门后的世界》获奖作品展示 ☆

图片三很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证闽B2-20130030|闽网文[2014]1346-043号|新出网证(闽)字14号|闽ICP备12001243号-4|手机版|雷霆游戏官方论坛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361号

GMT+8, 2017-12-14 18:08 , Processed in 0.108474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